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鄂温克风情 > 正文

鄂温克旗的藏传佛教和鄂温克人信仰

作者: 来源: 日期:2013/9/21 16:30:20 人气:242                             加入收藏 标签:

藏传佛教究竟是什么时候传入鄂温克旗的,我们觉得这是很能说明今天鄂温克旗宗教文化的有趣问题。
    我们认为1388年,北元帝国第二个皇帝脱古斯贴木儿在贝尔湖遇到明帝国军队偷袭,他率少数亲信突围而出,沿克鲁伦河西退的过程中,被窝阔台系的亲王也速迭尔暗杀。在复兴元帝国的过程中,他长期活动于呼伦贝尔,我们认为大量的藏传佛教萨迦派神职人员跟随着北元帝室,这大约是藏传佛教首次传入呼伦贝尔地区,虽然没有宗教文献证明那时的鄂温克旗已拥有藏传佛教徒,但作为文化交流的大背景,我们更愿意相信,随着北元帝室的北迁,藏传佛教第一次与包括鄂温克旗在内的呼伦贝尔发生了文化联系。

  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1357—1419年)进行藏传佛教改革后,格鲁派势力大增。1573年,北元帝国的阿拉坦汗攻打青海、甘肃、四川的藏族地区,作为战略包抄明帝国的重要军事行动。与藏传佛教的阿哩克喇嘛相遇,首次接触藏传佛教教理。1578年5月15日,阿拉坦汗会见格鲁派首领索南嘉措,授予索南嘉措************的称号,藏传佛教以此为机缘,第二次传入北元帝国统治下的蒙古地区。喀尔喀部阿巴岱汗于1586年在哈拉和林,兴建了喀尔喀地区第一座格鲁派大寺庙——额尔德尼召(光显寺)。1587年又亲自前来土默特部,拜见第三世************索南嘉措,并奉献了貂皮、撒金,帐房及数以万计的币帛、牲畜。藏传佛教传入北蒙古地区。

  内齐托音一世(1557—1653),是西部卫拉特蒙古贵族出身的喇嘛。他受第四世班禅委派,回到蒙古地区传教,走遍土尔扈特、喀尔喀、土默特和科尔沁地区,特别是在科尔沁地区,他在该部贵族们的支持下,成为传播和发展喇嘛教,极尽全力镇压萨满教的重要人物。

  沙日巴呼图克图,深受北元帝国最后一位皇帝察哈尔的林丹汗的崇信。他从1617年开始,受林丹汗供奉为“莫尔根”喇嘛(宗教顾问)。从1626年起,一直住在林丹汗所创的察汗召(今巴林右旗察罕苏布力嘎——白塔),主持察哈尔地区的宗教事务。在他主持下不少喇嘛教经典翻译成蒙古文,他还编着过蒙古王统起源的论着。此人对林丹汗虔诚信仰喇嘛教,大力扶持发展喇嘛教,对在内蒙古东部地区喇嘛教的传播和发展,发挥过重要作用。林丹汗兵败西退青海后,他投靠了后金政权。

  斡禄达尔察囊素喇嘛,是科尔沁地区很有影响的人物。该人可能是索南嘉措到呼和浩特后,应北元帝国皇帝图们札萨克图汗的请求,委派东亚洲365体育科尔呼图克图去察哈尔部传教时,跟随而来的。他在科尔沁地区传教几十年,影响很大。以后他投靠后金,备受器重。

  由于上述高僧喇嘛的影响,加之蒙古各部封建贵族的大力支持,蒙古地区的喇嘛教,迅速传播和发展起来,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战胜了萨满教势力,成为蒙古族信仰的主要宗教。

  我们认为藏传佛教传入包括鄂温克旗在内的呼伦贝尔地区的路线有两条,一是由嫩科尔沁部、阿鲁科尔沁部等部落北传而来,最终进入布里亚特蒙古地区;二是由喀尔喀部东传而来,与嫩科尔沁部北传而来的影响交汇后,扩大了在包括鄂温克旗在内的呼伦贝尔地区的影响力。时间应该是十七世纪初。随着清帝国势力的崛起,嫩科尔沁部、阿鲁科尔沁部、茂明安部、乌拉特部、四子部等蒙古部落相继迁往今天的哲里木、昭乌达、乌兰察布等地区,成建制的蒙古部落离开了呼伦贝尔地区,也将有组织的藏传佛教活动带离了呼伦贝尔地区,但是家族式的、小氏族式的嫩科尔沁部、阿鲁科尔沁部、茂明安部、乌拉特部、四子部的残余部众,分布在辽阔的呼伦贝尔草原深处,成为小国寡民状态,形成了权力真空。

  随着准噶尔帝国统一蒙古战争的进行,随着沙皇俄国势力进一步东侵,呼伦贝尔地区无成建制蒙古部落的弊端日益显现。

  1732年,清帝国相继将额鲁特蒙古、巴尔虎蒙古和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三少民族”迁入呼伦贝尔地区,有组织的藏传佛教活动也随之在包括鄂温克旗在内的呼伦贝尔地区恢复。从此以后,藏传佛教就成为包括鄂温克旗在内的呼伦贝尔地区的主要宗教信仰。


上一篇: 鄂温克草原